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以制度设计促进互联网金融良性发展

                  作者: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李有星

                   
                  众所周知传统金融法律治理的有效方式是对涉众公开和不特定人的行为进行禁止并辅以刑法制裁互联网金融时代的最大特点是公开涉众与不特定人发生交易但如果理念制度和治理监管不适应极易造成群体性的社会稳定问题金融科技化网络化和数字化的背景下应该摆脱对公开涉众不特定人这种刑事治理逻辑的恐惧进而向小额分散特定化适当性信用安全转化促进互联网金融良性要素的有效发挥以往互联网金融尤其网络借贷领域的失败问题根本上说是缺乏有效法律制度的失败
                   
                  互联网金融法律制度存在空白
                   
                  我们需要厘清互联网金融立法的演进基础互联网金融技术的应用本应涉及?#20132;?#24065;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信托理财资金保险等领域但由于对公开涉众形态的恐惧加之缺乏法律针对涉众型的互联网金融的明确科学规范实际应用的发展十分缓慢我国目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法律制度上基?#31350;?#30333;已有的以禁止为主例如货币领域以禁止为主股权众筹领域以禁止为主信托理财领域以禁止为主互联网商务信用与金融信用存在边界不清以蚂蚁芝麻?#27835;?#20363;由于涉及到信用芝麻分不能叫做芝麻信用分而仅能称为芝麻分而法律制度的不良领域则以网贷为典型有关部门出台的调整网络借贷的制度制度执行效果极差与现实生活完全背离属于不良法律
                   
                  法律制度的空白或不良造成了刑事过度的后果例如比特币击穿货?#20197;际?#21046;度外汇洗钱行贿受贿难以处理P2P网络借贷机构出现?#33539;?#20498;闭投资者集体维权上访闹事等情况数以万计的网络借贷纠纷案件法院不予受理互联网法院不受理P2P网络借贷案件而这一系列问题的解决最终只能以刑事兜底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事实上成了公?#19981;?#20851;的派出所社区街道为一线的强行关门行动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企业或负责人成为“限制出境”等措施的“类涉嫌犯罪”对象合法经营的互联网借贷企业缺乏制度预期等社会?#20174;?#24378;烈
                   
                  打破互联网金融法律设计误区
                   
                  互联网金融是科技金融能否有效发挥利用取决于制度设计取决于创新与风险?#38469;?#30340;平衡制度未来互联网金融法律的设计应该打破以下误区
                   
                  第一公开涉众回报就是风险公开涉众人数众多的涉及金融的确存在风险的可能性但如果配套制度适当就可以有效控制风险现今金融科技使普惠金融成为可能利用技术控制可以实现小散微的定位如美国的股权众筹制度中人数不限但对投资者采用12个月内网络投资不超过2000美元的限制个别特别富有的人最高不超过10万美元
                   
                  第二信息中介不得增信打破刚兑就可以消除风险保护投资者这一认识存在事实上的逻辑错误信息中介注定无法保护投资者作为网络借贷的中介平台承担着合格投资者和借款人的审核信息披露信用评估风险控制技术信息安全等职责只有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特点规律赋予网络借贷机构权利并承担义务有担当的平台才有能力保护投资者出借人P2P网络借贷最大失误是不顾新金融实际玩概念凭想象不顾我国信用信息现实的理想主义我们主张借鉴英国的复?#29616;?#20171;可增信可转让和可垫付承接众多出资人诉讼资格而代为行权机制当前互联网法院不受理P2P网络借贷案件值得反思
                   
                  第三?#26222;?#21046;就可以消除或管制风险?#26222;?#21046;备案制都是解决主体合法性程序问题可以分清合法经营与非法经营的边界但?#26222;?#21046;没有防范风险的特别作用事实上合法的企业主体风险兜底或发起人实际控制人对网络借贷机构风险兜底才是基础
                   
                  第四司法裁判规则就是行政监管规则法院审理的案件归根结底是一种纠纷原告希望通过公权力强行保护?#32422;?#30340;权利因此法院需要平衡可保护的力度和强度而行政管理则直接是为了维持一种可容忍的市场秩序由此可见当前有关部门不制定利?#26102;?#20934;而是将司法裁判规则作为标准利率这是存在明显逻辑错误的互联网金融治理的基本逻辑应该是首先由市场主体自由运作行政监管跟上最后再由刑法对越位或不良行为予以刑事打击
                   
                  第五刑事手段可以保护网络借贷投资者权益网络借贷机构是信息中介出借人与借款人的关系是民事关系除非网络借贷机构与借款人串通诈骗或平台虚假标自融犯罪清晰的民事法律关系应诉于民事解决但是众多出借人主张权利困难民刑交叉不清网络借贷法律地位不清晰导致刑事手段处理往往?#25381;?#20808;考虑然而由于刑事手段的责任是打击犯罪其注定不是保护出借人利益的有效选择一旦动用刑事措施受刑事诉讼法等程序?#38469;?#30001;于?#25913;?#38590;结案财产处于冻结或贬?#24213;?#24577;好资产当成垃圾处理结果只会使受偿减少民事问题民事解决才是更好的解决之道
                   
                  互联网金融立法把握尺度不越界
                   
                  我们展望一下互联网金融法律演进的未?#30784;?/div>
                   
                  第一充分立法要认识到互联网立法刚刚起步互联网金融领域面临着高规格法律的缺失空白问题这是我国大量充分立法的前提第二分离立法立法过程中一定要将正规金融与民间金融立法分开正规金融与民间金融分属完全不同的两个体系想要揉和立法统一调整亦或以一句“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从事……”了事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地方金融层面其“7+4+x”的架构随着民间金融的扩展而不断扩展这就注定了民间金融需要立法保障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开展的民间借贷网络化是传统民间借贷的新形态不能以正规的银行金融思路简单化处理如果承认民间借贷属于民间金融属性需要按照民间融资的制度设计规范同时赋予地方政府以管理权力
                   
                  第三精准立法围绕合规与审慎经营以及风险责任归于企业防控的理念有?#35009;?#38382;题用?#35009;?#21046;度解决解决好平台经营能力和防流动性风险能力问题解决平台复?#29616;?#20171;信用数据对接评估增信和利率控制债权转让债权权益转让许可经营问题解决借款人虚假欺诈问题以及共债失信制裁等问题解决网络借贷中介机构弱势群体问题增强对其保护身份合法化赋能权利义务对等解决投资者出借人适当性问题解决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要求加大信披违法责任解决平台数据安全和宣传问题
                   
                  第四解决好利息与中介费用问题这一问题的解决中一定要避免利息与中介费混淆的情况例如借款利息网络借贷诉?#29616;У?#20986;借人请求借款人支付的利息逾期利息违约金等超过民间借贷利?#26102;?#25252;标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五行政处置的前置性立法抑制刑事便利化互联网金融需要行政处罚的前置性这有利于精准打击犯罪避免过累同时也顺应了投资领域最终实现责任自负的趋势
                   
                  总体来讲互联网金融演化的立法会越来越多?#38382;?#20250;越来越好但最希望看到的是民行刑把握尺度均不越界即好
                   
                  社会科学报?#32439;?#31532;1646期1版   
                  未经?#24066;?请勿转载   
                  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