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中国语境中梭罗的误读

                  作者: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 王 焱

                  当下严重的环境污染紧张的生活节奏使人们丧失了田园的宁静梭罗便被整个世界阅读和怀念在瓦尔登湖出版165周年之际重读作品作者认为不神化不矮化有尊重有理解方是对梭罗人格的正确解读以期还原一个更为复杂真实的梭罗
                   
                  对于在瓦尔登湖畔有过一段两年多独居岁月1845年7月4日——1847年9月6日的亨利·大卫·梭罗国人存在两种对立的解读一种将其视为隐士视为西方的陶渊明另一种则将其打入假隐士的名册认为其无隐士之实却沽隐士之名这两种解读其实?#38469;?#36328;文化接受语境中的误读是以本民族文化去曲解异域文本的文化想象本文将在对瓦尔登湖?#26041;?#34892;文本细读的基础上将国内读者较少注意到的梭罗其他作品与传记材料纳入研究视野挖掘梭罗的矛盾人格与隐秘心性以期还原一个更为复杂真实的梭罗
                   
                  渴望世人全面而深入地了解自己
                   
                  梭罗曾在日记中这样描述自己“仿佛我有着两种不一致的本性”梭罗说自己“多少有着双重人格因此我能够?#23545;?#22320;看自己犹如看别人一样”?#29615;?#38754;他钟情孤独热爱自然淡薄名利像一位隐士他甚至直接把自己称为“隐士”hermit但另?#29615;?#38754;他又?#19981;?#20132;际热心政治重视名望展现出非隐士的一面说自己“本性就非隐士”由于民族审美趣味意识形态等原因国人对梭罗隐士的一面是熟悉的而对其非隐士的一面则感到陌生于是中国对梭罗的接受呈现出一种吊诡的现象梭罗隐士的一面处于显的位置而其非隐士的一面反而处于隐的状态把梭罗视为隐士是对梭罗双重人格的片面解读从梭罗强烈的社交渴望浓厚的政治兴趣隐秘的重名思想等性格与行为特征中能够强烈地感受到他的非隐士人格
                   
                  ?#20154;?#20854;强烈的社交渴望说文解字云“隐?#25105;?rdquo;可见隐士皆有欲避之于人之意而梭罗却说自己“像吸血的水蛭”一样渴望与他人交流“我却也不愿意去修行过隐逸的生活除非是万不得已”爱默生眼中的梭罗“永远都愿意参?#29369;?#35805;并且会一直谈到深夜”在瓦尔登湖建造木屋的过程梭罗“完全可以一个人将屋架竖立起来”但考虑到“借这个机会来跟邻舍联络联络”因而故意请求他人帮助梭罗常在小木屋里“隆重地守候”客人来访并为这种期待落空而感到落寞
                   
                  梭罗的湖畔生活并非如人们想象得那么孤独唐纳德·沃斯特把梭罗的湖畔岁月概括为“一种双重特性的生活一种处于两种不同领域的家居生活”是比较准确的瓦尔登湖中有两篇直接以“访客”命名有关访客的记叙频频出现这些访客中有些本就是梭罗的亲友母亲和姐姐常来看望超验主义俱乐部成员作?#37326;?#23572;科特几乎每星期都在这里度过爱默生和霍桑也?#38469;?#24120;客也有的是陌生的渔人猎人樵夫农夫等恰好路过或慕名而来的拜访者有的访客是短暂的逗留也有的会住上好一阵子有的访客是一个人来也有的成群结伴而来有数十人之多梭罗甚?#20102;?ldquo;林中的访客比我这一生中的任何时期都多”
                   
                  梭罗也会去拜访林中居民如爱尔兰人?#24049;?middot;斐尔?#38534;?#19982;友人乔治·撒切尔的旅行也是其湖畔岁月的调?#37117;?#27492;外梭罗还“每天或隔天”散步到离木屋两英里远的村镇“听听那些永无止境的闲话”湖畔独居期间梭罗还到康科德学校发表了关于卡莱尔的演讲演讲结束后听众们提出更想听一听他的湖边经历于是梭罗又发表了题为“我的经历”的演讲大受欢迎这说明离群索居的梭罗并未从公众视线中淡出
                   
                  梭罗离开瓦尔登之后社交活动更为丰富在文学领域政治领域科学研究领域宗教领域出版领域教育领域等都有一帮挚友与崇拜者从1851年开始他还不断接到演说邀请在各地发表题材广泛的各种演说声名远播显然社交情结浓重的梭罗并不同于一般意义上欲避之于人的隐士
                   
                  再看其浓厚的政治兴趣隐士通常不关心政治?#36824;?#27880;自我的个人生活但梭罗即使在湖畔独居期间对社会政治的兴趣也依然浓厚在创作于此期间的?#36887;?#19978;一周中梭罗表现出明显的反殖民倾向在瓦尔登湖中梭罗明确表达了他对奴隶制度和战争的反对1846年他还在瓦尔登举行了废奴协会集会
                   
                  而在梭罗离开瓦尔登之后他更是以斗士的形象出现在政治舞台上他反对奴隶制度与?#38405;?#35199;哥的?#33268;ԣ?#31215;极投身于社会变革不仅形成了独创性政治理论还以旗手与战士的姿态践行其政治理论与政府以及一系列不合理的社会制度直接对抗哈丁曾指出“梭罗大致从他的政论文论公民?#29615;?#20174;经过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一文再?#36739;?#25991;为?#24049;?middot;布?#26159;?#24895;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批评立场把政府看作与个体对抗的一种机构”基本概括出了梭罗政治生活的主要线索梭罗的政治理念深远地影响了美国社会的发展进程他对个体?#26434;?#21644;权利的强调已成为美国精神不可或缺的部分马克西米利安·勒罗伊曾指出“生态学家环保人士反军国主义者反全球化人士经济去增长拥护者 反殖民主义者极端?#26434;?#20027;义者……无数倔强地坚持着理想的人都从梭罗的作品中从这位生于1817年的美国人的一生中找到了反抗各种压迫和不公的武器”可见梭罗的政治姿态与隐士截然不同不是淡然疏离的而是积极介入的
                   
                  最后?#27835;?#20854;隐秘的重名思想隐士有不欲为人知之意不仅想忘记这个世界还想让世界忘记自己而梭罗则将自己视为“黎明时站在栖木上的金鸡”希望世人能够仰视他聆听他尊崇他罗伯特·米尔德曾指出梭罗写作瓦尔登湖的隐秘动机“吸引文学‘读者’去观?#30784;?#32673;慕和认可他的行为”在当时一部?#33267;R搜?#20013;梭罗“游手好闲”“住在康科德林中的茅屋里整天在树林和田野中游荡耗费了时光和在哈佛所受的教育”梭罗想借此重塑他的形象向曾经低估他的邻人证明他不同凡俗的神圣合理性
                   
                  梭罗一生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共完成了百万余字的作品这非凡的毅力背后展现了梭罗渴望世人全面深入了解自己的宏大意愿梭罗还不断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修改如瓦尔登湖一书至少经历了七次漫长的修订过程希望能在读者心中建构起更完善的自我形象甚至在临终之际梭罗还在对?#36887;?#19978;一周作最后修订与妹妹一同安排其著作的出版事宜
                   
                  同时梭罗也非常在意时人对自己的?#20848;P?#24182;对负面?#20848;?#28145;感?#23396;恰?#27931;厄尔曾讽刺梭罗不过是爱默生的影子爱默生没有大力宣传?#36887;?#19978;一周甚至还提出了一些批评意见这都让梭罗非常?#24352;?#26797;罗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奇森库克当时的主编擅自删掉了“此树如我一般永生有望高入?#28977;?rdquo;一句让梭罗非常愤怒他给主编写了?#29615;?#25514;辞严厉的信件要求重新刊出被删字句主编不从于是在大西洋月刊更换新主编之前梭罗再没提供过稿子如果不是梭罗如此在乎他人的认可他怎会在这些问题上如?#24605;?#36739;这显然也与不欲为人知的隐士大不相同
                   
                  中西跨文化传播中的假想与误读
                   
                  对梭罗假隐士发难始于程映红1996年在读书上刊发的瓦尔登湖的神话一文该文基于梭罗在瓦尔登湖独居前以及独居时的诸种“劣迹”认定梭罗“想要隐士的声名却又不想过真正隐士的生活”在学界引发强烈反响石鹏?#21024;?#27492;认定梭罗其实是“假隐”汪跃华说“我心中的梭罗像?#23039;?#30340;石膏体一样坍塌了”梭罗“不过是一个易感而虚伪的矫揉造作的‘该死的混蛋’”
                   
                  汪先生这种前爱而后憎的态度转变在学界具有相当的代表性他们一开始把梭罗主观想象为类似中国古代隐士的西方隐士又把中国古代隐士想象为在某个山林腹地与?#26639;?#32477;地一隐到死且物质生活极其?#29420;?#30340;一个群体然后在接触到梭罗的某些负面材料之后深感上当受骗迅速?#39057;?#33258;己建构起来的神像事实上正如刘略昌所说“历史上庞杂的隐士阵营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即便是中国隐士最著名的代表陶渊明也?#29615;?#21512;他们对隐士的想象说到底是他们的想象欺骗了自己而不是梭罗欺骗了他们
                   
                  梭罗人格中的确有“非隐士”的一面但这与假隐存在本?#26159;?#21035;假隐意味着一个不是隐士的人装作是隐士中国古代?#29615;?#27492;类以隐邀名的假隐士如走终南捷径的卢藏用而梭罗则不同其一梭罗坦承自己并非隐士他对自己的双重人格社交情结以及政治意?#22797;?#26410;刻意隐瞒更不希望自己被世人视为单纯的隐士在中国隐士常被视为人格楷模特别在古代中国隐士往往占据道德高地具备道德名人的效应正如胡翼鹏所说隐逸“不仅是隐士自我标榜的道德资本而且得到广泛的认同与嘉许成为士?#25628;?#32673;乞求的理想境界”而在西方并没有这样一种极具中国特色的将隐逸等同于高尚的隐士文化整体而言也未出现过中国式的隐士群体因此梭罗没有将自己伪装为隐士的内在动机与逃避社会的隐士相比梭罗更服膺改造社会的英雄梭罗曾在有关沃尔特·罗利的讲演中明确指出“苦行者低于英雄因为英雄的信仰不需要狭窄的小屋而是广阔的世界英雄可能是世界上最卓越的人了他们是思维活跃的诗人有进取心的圣人”可见梭罗并不以苦行的隐士为人生理想他一?#34987;?#26377;英雄的进取心和使命感期待能在历史舞台上大有?#29615;?#20316;为将梭罗认定为假隐其实是中西跨文化传播中的假想与误读
                   
                  其二隐士人格的确是梭罗的重要组成部分何怀宏曾指出“梭罗生活得有时像个隐士他可能时常觉得那山那水比那人更与他相投”这揭示了梭罗隐士人格最典型的体现即对孤独的?#38750;?#21644;对自然的挚爱梭罗有渴望社交的一面也有享受孤独的一面他多次强调“自己是?#19981;?#29420;居的”“有了伴儿即使是最好的伴儿不久也要厌倦弄得很糟糕……社交往往廉价”梭罗与社会存在一种巨大的疏离感这?#29615;?#38754;源于他的人生观常与主流社会相抵牾而另?#29615;?#38754;也正如爱默生所说是他过于高傲?#23396;ʡ?#20005;肃的性格弱点使他“不能够在?#24605;?#24471;到足够的友情”于是大自然代替社会成为其精神家园梭罗说“你在社会里无法找到健康活力置身大自然里却能如愿以偿”尽管梭罗对湖畔生活隐逸格调的渲染的确有言过其实之处但他对大自然的依恋是极真诚的贯穿了他的一生即使在重返尘世之后他仍然与大自然保持着密切的交往他对自然的书写充满灵性的光辉享有“绿色圣经”之誉如果说假隐士是将大自然当作以隐求显的砝码而梭罗则将大自然真正视为灵魂的港湾
                   
                  梭罗固然不是纤?#38745;?#26579;的世外高人也绝非沽名钓誉的?#20658;有?#20154;梭罗言语与行为背后对意识形态的犀利批?#26657;?#23545;本真生活的躬身实践对人与自?#36824;?#31995;的美丽呈现对公民权利的英勇捍卫足以让其无愧于“伟大的梭罗”这?#24576;?#35465;不神化不矮化有尊重有理解方是对梭罗人格的正确解读
                   
                  社会科学报总第1651期6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