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朱德生一位身体力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家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 赵修义

                   
                  朱德生先生走了走得那么突然那么平静寿终正寝正应了古人所说的“仁者寿”朱先生是一位仁者1956年他为我们55级担任外国哲学史的助教给我们答疑解惑的时候他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位谦谦君子同时也是一位善于启发学生的思想者
                   
                  庐山会议
                   
                  文革结束之后我受命从事现代西方哲学的教学与先生一起开会交流的机会更多了日渐增添了解后我深感先生是一位见解独到经验丰富充满智慧的思想者又是一位会同你敞开心扉的老师
                   
                  我印象最深的是现代外国哲学学会在庐山举办的第三次讨论会此次会议的基调是强调对现代西方哲学的批判尤其要关注像萨特的存在主义一类“毒害青年人”的流派
                   
                  与会的有一大批生面孔后来才知道他们来自京城的各大报刊和出版社地方上的编辑记者老总也不少,老专家反倒不多才气横溢能言善辩且在前两次会议上非常活跃的学会理事王守昌尽管与会却在讨论会上不见身影也是后来才知道前两年曾邀请他到江西各地做萨特哲学讲演的东道主见风向转了就不准他出席学会据理力争他才得以到会但不得发声
                   
                  小组讨论的味道也是怪怪的我所在的小组第一天开会就有几位一个接一个拿着稿子进行批判针对的却主要不是萨特和西方的存在主义有的指名道姓地批判萨特研究的专家柳鸣九?#20040;?#23574;刻指责他写的散文描写拜谒萨特墓地时表露的?#37027;?#26377;损国格有的?#24618;?#36131;上海的书林?#21448;静?#35813;刊?#24378;?#23450;萨特的文章另一个小组会上北京日报的一位编辑甚至指责不?#20204;?#30001;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刘放桐主编的现代西方哲学一书书名就有问题质问为什么把“现代?#20160;?#38454;级哲学”这个概念改掉了会场里火药味十足这种氛围对老先生有很大的压力比如熊伟先生就情绪低落……
                   
                  ?#34892;?#19982;会者对这?#26234;?#20917;感到不解和厌?#24120;?#24320;会的时候就去饱览庐山的美景会场里人越来越少我和李步楼等几位老同学都感到非常困惑又不愿逃会于是就到朱先生房间里去请教面对这位和善的仁者我们敞开心胸坦陈自己的不解
                   
                  第二天晚间的一次大型讨论会上朱德生先生做了非常精彩的发言他强调我们要从文明发展的高度来看西方哲学的研究我们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去分析现代西方哲学目的是结合我们的实?#21490;?#23637;马克思主义作出积极的思想创造使我们在思维领域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为此我们需要全面地总结现代理论思维发?#24618;?#30340;经验教?#25285;?#21457;?#32456;?#23398;思想发展的规律不能成天担心别人?#20174;?#21709;我们把自己封闭起来其中一句让人难忘的话是“我们研究现代外国哲学主要不是为了当消防队员更不是为了当乞丐”许多与会者都点头赞许后来他的?#34892;?#20027;张被吸收到会议的总结报告之?#23567;?#25253;告提出我们的研究工作还刚刚开始要深入到各个流派思想的内部进行考察和研究需要“从自己研究的流派中杀出来”这样才能做出有说服力的批判
                   
                  先生高屋建瓴的发言成了我编写教材现代西方哲学纲要时的一个基本原则可以说我在西方哲学研究领域所做的工作都得益于先生的启?#23613;?/div>
                   
                  丰富的阅历
                   
                  庐山会议之后我和朱先生交往日渐密?#23567;?#25105;这个上海人听得懂他浓重的常州口音两人交谈特别顺畅这也许是先生?#19981;?#21516;我交谈的原因之一除了在各种会议期间长谈之外我凡有机会到北京总是要到中关村拜访他好几次我俩一起从成府进入校园沿着未名湖出西大门到朗润园的餐厅?#28902;?#26417;先生?#19981;?#30340;清蒸鱼我们边走边聊无所不谈谈哲学谈时事也谈我们那些老同学这后一个话题尽管都是一些琐事但串联起来却让我了解到了文革结束之后他为哲学系所付出的心血北大哲学系在文革期间元气大伤除了许多老先生备受折磨之外各个年龄层次的教师都受伤不轻“四人帮”打倒之后先生被任命为哲学系的总支书记要把这一支分野甚大受伤不轻的教师队伍重新组织起来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朱先生以仁厚之心创造条件让他们重新走上教学研究岗位我们班的同学大?#23478;?#26089;早地当上了教授先生连任两届总支书记又做了一届系主任在此期间哲学?#31561;?#23454;重新?#25351;?#20102;元气
                   
                  在这一历史转折的时段里先生大量的精力不得不花在“政工”上学生时代先生经历了思想改造等?#26085;?#27835;运动毕业之后又直接被分?#20132;?#32858;?#21028;?#22810;知名学者的哲学史教研室让他这位青年党?#27604;?#20570;老教师的思想工作后来还被纳入高层意识形态的智囊圈当了总支书记之后他从高层接到不少任务组织学养丰厚的专家编资料还参加了许多内?#23380;?#35810;的会议
                   
                  这种经历对他的学术生涯影响不小大量繁琐的行政事务占去了很大的精力使得他常常难以进行?#20013;?#30340;思考学习和写作长期失眠的他往往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沙发上做他最?#34892;?#36259;的事——读书而处理各种人事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他经常会受到明枪暗箭的骚扰甚至包括他曾经宅心仁厚地照应过的某些人士接触高层时发表独立见解也会不经意间招致某些高官的厌恶以致这位学养丰厚学界影响甚大的学者竟一直评不上博导成为学界奇观崇敬先生的后学有时误以为是他高风?#20004;?#20027;动让贤其实不然个中的奥秘我只是在同他?#24863;?#26102;?#32423;?#24471;知一二从积极的方面来看这种经历丰富了他的阅历使他对于哲学界的学术生态有了更深的体察
                   
                  反思的意义
                   
                  他在燕园沉思?#20998;?#26366;经写道“‘文革’后我认定了史论结合的道路以研究历史为手段以理论?#25945;?#20026;目的”其中的一个重点是“对以往以为理解了的问题重新进行反思”既有到底什么是哲学哲学与政治与意识形态与科学的关?#25285;?#21746;学的阶级性古今哲学的关系问题等对哲学本身的反思也涉及具体的哲学原理比如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能否等同于物质与精神的关系实践概念到底该如何解读它与主客体之间的关系该如何理解辩证法与哲学基本问题之间到?#23376;?#27809;有关联等等
                   
                  此类?#25945;?#19968;方面青年学者往往不以为然觉得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另一方面在哲学教育中又依然照文革前的原样在?#21344;?#23448;方的意识形态认定的这一领域的专家又?#34892;?#22810;认为这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正?#22330;?#26417;先生持之以恒地去对过往?#21344;?#20110;中国几十年的来自苏联教科书的“正统”哲学进行不懈的反思和质疑这让他常常会有一种孤独的感受不时还会受?#20132;?#26126;或暗的指责
                   
                  我自己听朱先生讲述对一些问题的思考时常常既有同感又很?#24352;?#36808;入老年之后我越发感到先生思考的那些问题实在重要苏式教科书的哲学在中国曾经作为大中学生的必修课熏陶?#24605;?#20195;人然而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种种现象却表明苏式教科书中那些未及澄清的观念对中国社会影响至深其消极后果不可低估受其制约常常会不经意?#20889;?#26032;鞋走?#19979;P?#36817;年?#20174;?#20854;这恰恰反衬出真诚地信仰马克思主义又坚持独立思考擅长思辨的朱先生所做的工作对提高我们民族的理论思维能力极其重要将会随着历史的演进越来越显示出它的意义
                   
                  先生晚年在燕园沉思?#20998;?#23545;如何才能坚持独立思考做了精到的总结先生认为独立思考包括对己对人两个方面勇于对?#28023;?#35201;在刻苦学习的基础上?#38750;?#30495;理力求超过前人同时也要善于反思自?#28023;?#35813;忏悔的就要忏悔这样才能在反复的学习中由不懂到懂再在由懂到不懂循环往复不断前进对人就是要勇于面对别人尤其是在学术观点上反对自己的人更重要更困难的是不可“为尊者讳”“为权者讳”需要摆脱中国人潜意识中相当普遍存在的“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的心态否则就会失去学者应有的独立人格使自己?#31181;?#30340;学术?#26432;?#20026;权变之术读到这些文字我不禁想起了恩格斯在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的结尾处所赞赏和倡导的“伟大理论兴趣”——“那种不管所得成果在实践上能否实现不管它是否违反警章都照样致力于?#30475;?#31185;学研究的兴趣”“在这里对职位对牟利对上司的恩典没有任何考?#24688;?rdquo;两相对照足以显示朱先生是一位得马克思主义真传并真诚地身体力行的思想家
                   
                  哲人已萎哲思长存认真地?#20102;?#30041;下的文字向他提问同他对话也许就是对朱先生最好的纪念
                   
                  社会科学报总第1651期8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