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中国社会科学:互联网群体传播时代的到来

                  作者:隋 岩

                  受众主体地位提升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使高度组织化的大众传播在媒介格局中的垄断地位受到挑战与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尤其是高度链接化的群体传播共同形成复杂的传播新环境新格局并引发了信息生产方式的变革催生出一个“人人都能生产信息”的互联网群体传播时代群体传播充分满足了普通个体认知的社会化互动交流和情绪的社会化感染普通个体情绪个体认知的社会化传播成为传播新环境信息生产新方式中的突出现象互联网群体传播虽然为普通个体信息的社会化传播提供了可能但并非所有个体信息都能迅速实现社会化传播当前的网络环境以下四类认知与情绪在传播过程中更具传染性和辐射力其一针对?#29615;?#20107;件热点事件的个体表达能够借助事件的热度而不断蔓延;其二针对大众在一段时间内普遍关心或深受困扰的问题发言通过讽刺诉苦泄愤等方式分担焦虑引发共鸣其三以夸张耸动的形式发表与主流叙事公序良俗大众认知相悖的另类观点通过迎合网民的猎奇心态而博取关注;其四对某个小圈子内人或事进行揭秘与爆料通过满足大众的窥视欲而迅速传播值得警惕的是每个传播主体的认知都受限于自身的经验经历立场价值观具有主观化私人化的特征有时难免盲目偏狭
                   
                  互联网技术改变了大众传播时代以传者为中心的线性传播模式构建了一个以网民和链接关系为根本要素的网络传播结构使传统的信息生产者不再具有垄断地位导致了媒体人社会身份社会权力的转移互联网群体传播挑战了大众传媒只将社会资源配置给少数精英群体的模式新的信息生产方式开启了将社会资源配置给普通人的历史一些个体现象可以?#24471;?#20010;体借助互联网群体传播可以吸引社会注意力吸纳社会资源重构资源分配关?#25285;?#36827;而部分地再生产社会结构近年papi酱和叶良辰这样借助互联网群体传播引发的新型信息生产方式一夜成名的网红远非个案已成为时有发生的社会现象但是普通网民对网络资源的占有程度依然呈现等级化差异分布大众仍然处于互联网社会?#26102;?#31561;级梯度的底部网民在传统社会中拥有的先在条件网络传播中的节点位置依然决定了网络社会的?#26102;?#24046;异互联网传播中社会?#26102;?#20998;布不均的现象依然突出不过互联网群体传播引发的新型信息生产方式作为注意力稀缺资源的聚集和分配载体助力普通个体在社会传播活动中获取关注度引发经济资源职业和社交圈的变化成为个体交换社会资源的筹码和在短时间内改变社会地位所属群体的重要砝码进而再生产社会结构也是不争的事实网红搏出位通过提升个体知名度进行资源配置虽然是互联网群体传播参与资源配置的怪胎但已成为联接物?#39318;?#28304;文化资源和社会资源的配置路径
                   
                  产能过剩和互联网技术引发群体传播进而推动信息生产方式的改变是历史的选择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互联网群体传播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规模人群参与的信息生产和传播活动引发人类信息生产方式的改变是必然的信息生产方式的嬗变改变了媒介格局也是必然的结果在传播主体多元化的新的信息生产方式下中国社会30多年的高速发展使得在一代人之间产生巨大的经济鸿沟和阶层演变引发社会情绪的集中爆发更是随之而来的必然社会现象在人人生产信息的信息生产方式中网红参与社会资源配置进而参与社会结构的再生产这是必然的因果关系如果这几方面的历史必然性足以?#24471;?#20154;类信息生产方式的重要性的话那么信息生产方式的变革将如何影响人类的经济生产方式文化关?#30340;?#24335;社会结构模式乃至制度模式等问题就值得我们去进一步关注和把握就值得传播学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等诸多学科去关注原文章标题为群体传播时代信息生产方式的变革与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11期
                  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