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青年视点 > 列表

                  法学与哲学由疏离到回归

                  作者:西南政法大学讲师 谢 玲

                   
                  法学漠视哲学的偏见
                   
                  哲学作为所有学科的基础科学为法学研究提供理论基础价值观念和方法论尤其是法哲学直接受哲学的理论指导然而国内法学研究者对哲学的参与凝合度并不很高
                   
                  在一般观念中法学与社会生活关系密切是法律?#23548;?#35299;决社会问题的具体学科而高度抽象的哲学关注思想领域宏大问题距离法律生活场景远仅维系着自然法意义上关于法的终极价值与本质的联通故两个领域?#23548;?#20132;涉甚少虽然法学研究者肯定法哲学的内涵来自哲学活水之源但法律工具主义的广泛?#35270;?#23548;致哲学退居帷幕之后不再为人所直接感知对法律现实主义和实证主义的单向理解出现了这样一种漠视哲学或认为哲学“空无着落”与法学无关的偏见法学对生活向度社会向度的强调虽然丰富了法学实用性的内涵却因为过于看重经验性和现象性取消了对法的本源形而上学的深刻反思
                   
                  早在十九世纪中期法学就已经从研究自然社会和思维一般规律的哲学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学科研究专门化的领域然而哲学仍与法学保持了亲密的联系法学流派的诞生皆是随着新的哲学思潮流变与更新而至法学方法论和价值定向皆受哲学理论发展的影响法律的具象性与哲学的抽象性在思维规律上并未泾渭相隔而是相续常系哲学的研究并非局限在“?#30475;?#30340;知识概念”也有社会生活的经验面向和?#24149;?#20215;值的塑造面向并且能够展现法律对话法律
                   
                  法学和哲学的结合
                   
                  当法学学者试图以推理和预见的?#38382;?#25551;述人工智能社会中可能存在的法律问题?#20445;际?#21746;学已经开始解析未来评价型数据社会的精准模型借助数理逻辑的哲学洞见数据社会伦理框架的不确定性和人的本质之突破?#30830;?#38505;因素法学对社会控制的研究才能从“存在”问题转向“成为”问题将“人与人”的二元传统范式概念扩展到“人与非人”的后人类社会现象的法律研究对人工智能的可能范畴和社会影响才能进行更精确的描述和法律证成
                   
                  与此同?#20445;际?#35843;节功能的发挥也期待法学的助力防止?#38469;?#28389;用使?#38469;?#31526;合社会规则等背后的逻辑应由法律提供当异常犯罪和反社会人格被纳入刑事法学关注的视线?#20445;?#35748;知神经科学哲学对于人格结构偏离人的甄别与道德的重新培养能够提供科学的说明解释这有助于完善刑事法学对犯罪因素类别的划分并提供干预机制环境哲学对人与自然环?#22330;?#21160;物伦理关系的阐释对“天人合一”“天人共美”整体性理念的提倡促进社会制定更加充分全面的环境法律和环境保护机制中国传统哲学中对“差异性”“同一性”和“重叠性”的讨论对于解决法学领域中复杂的混合与交叉范畴及操作性选择如诉讼过程中证明标准的?#35270;ã?#36215;到了理性确定合理模式的作用
                   
                  可见从哲学活源汲取精神养分实现法?#21335;?#23454;性与法的价值性互动才能形成法学研究的新方法新思路它们的结合能够更好地解决复杂的?#23548;?#38382;题
                   
                  哲学使法学更有灵魂
                   
                  目前法学研究存在的问题是法?#21335;?#23454;中法律现象的复?#26377;ԡ?#20445;护法益的多元性与法工具理论的多样化共同导致了法律?#35270;?#19978;的困?#36873;?#35266;念上的混乱和法的非理性调节一方面陷于解决问题的定向操作中容易忽略法的精神和法的价值减少价值与规范的通约性这导致在解决?#23548;?#38382;题的时候得出与常识常情常理相悖离的法律结论另一方面法如果注重于?#36136;?#32780;不考虑向“两头”延展问题的解决缺乏最大向度的可控性法的价值及其评价来源于经验的发现和处置但解决问题的目的性和表层化思路容易忽略问题背后的法的时间性层次既不能?#26377;?#36807;去经验的流古也不能扩及于未来的可变情形
                   
                  法律不仅应发挥辨绪解纷?#21335;质?#21151;能而且应当在法学理论体系内?#30475;?#33268;科学的一致性才能更好地回归法律现实可以预见未来新?#24605;际?#21457;展与社会巨变对法律的挑战是空前的精确直观的法律公理体系在传统“人与人”二元对立范式被?#24605;既?#21512;打破?#20445;?#38754;临范畴支离与结构性重组当所有法律的外型不得已承受?#35805;?#31163;解析的危机?#20445;?#21807;剩正义平等等法律的原则价?#30340;?#22815;为人们所把握依靠它们重构新的法律机体?#27492;?#27861;律大治和社会使命法学在人类面临危机被外在力量挟持之前就应当制定争胜性策略作好充分应对社会新需求的准备?#23588;?#31867;社会发展进程中反观自己不足
                   
                  黑格尔在图宾根断篇中写到“长远的东西常常应该被视为最重要的东西”哲学能够走进人类思想深处也能开放性地预见未来情状它提出的问题成为法学的研究对象可使法学更有灵魂展开更深远的思考和广阔的视角不迷于万象?#21335;?#23454;
                   
                  社会科学报?#32439;?#31532;1651期5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pk10